奥运盘点:那些被幸运女神眷顾的“伦敦客”

  伦敦8月10日电 题:那些被荣幸
女神眷顾的“伦敦客”

  记者

  伦敦当地时间9日,奥运会女子单人10米跳台,中国选手陈若琳凭借近乎完美的一跳,胜利摘得中国在夏季奥运会上的第200枚金牌,该选手因之而被媒体评为伦敦奥运会的“荣幸
儿”,尽管她对于“荣幸
”别有一番解读――决赛现场吸引了偶像罗志祥(台湾无名歌手)前来加油助威。

  一样因夺金点的偶合
而可谓
“荣幸
”的,还有体操选手亚历山德拉・莱斯曼。这位犹太裔美国人夺金之日,恰是慕尼黑惨案40周年之际。这一“偶合
”之于莱斯曼本人,固然是一种荣幸
和自豪,之于世人,亦为一种堪足警醒的纪念。

  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上发生的“黑色”流血事件,一度使东道主民主德国蒙羞。但在本届奥运会上,德国队每每蒙荣幸
女神眷顾,已成各界“吐槽”的对象。

  在伦敦奥运园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,德国队先是在半决赛以增补角色意外“顶替”英国队进入决赛,继而又在决赛中,意外地“拾到”中国队得而复失的金牌,“莫名其妙地”被推上最高领奖台。不得不说的是,这一“荣幸
”的价值,使中国自行车队错过了历史性的一枚金牌,并对峙申诉至今。

  因中国选手的遭遇而“意外”夺冠的不止德国选手,在男子体操吊环决赛中,陈一冰表示可谓
无可挑剔,却因争议性判罚而将金牌拱手让于巴西选手萨内蒂,后者也由此跻身颇具争议的伦敦奥运“荣幸
儿”行列。

  尽管对于陈一冰的离奇失金,中国队未提申诉,但不得不说,此次伦敦申诉胜利的荣幸
儿,其实也层见叠出。截至目前,已有日本、韩国、南非、中国等多国在多个项目上申诉胜利,也由此成就了包孕内村航平在内的一批“荣幸
儿”,尽管后者在申诉胜利后得到了满场嘘声。

  申诉培养“荣幸
儿”的另一面,也培养一样数目的失意者,这也是几乎每件申诉都引起伟大争辩
的原因地点。然而,“刀锋战士”皮斯特瑞斯地点南非队的申诉胜利,却引发了几乎一边倒的喝彩。在此前举行的男子4×400米接力初赛
中,因前一棒队友意外跌倒,皮斯托瑞斯险些提前停止本身的伦敦奥运征程。然而,未完成比赛的南非队随后经申诉胜利进入决赛,“刀锋战士”也终再有机会在奥运会上大展身手。

  其实从皮斯特瑞斯获准加入奥运会的那一霎那,他已成了名实相副的荣幸
儿,人们等候“刀锋战士”可以

呐喊有更出众的表示,更等候其参赛可以

呐喊更好地“鼓励
一代人”。

  谈及“一代人”,也就避不开以孙杨和叶诗文为代表的“泳坛新一代”,这些名实相副的伦敦“荣幸
儿”们的胜利,毫不是中国游泳的突然爆发,而是几代人前仆后继,一直为胡想拼搏、“厚积薄发”的结果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与其说孙杨、叶诗文发明了一个新时期,不如说是他们荣幸
地生在了一个好时期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grandmabiz.com